当前位置:读者服务宣传月(专题) > 征文选登 > 正文

优秀奖:到底意难平 ——《红楼梦》有感

发布日期:2017-05-12

点击数量::

    “借问此是何处?”

    “此阴司泉路。你寿未终,何故至此?”

    “适闻有一故人已死,遂寻访至此,不觉迷途。”

    “故人是谁?”

    “姑苏林黛玉。”

                                                  ——题记

    她的生命是静默的,她来了,从贾府的偏门进来,步步小心,时时留意,生怕惊动了一花一木。这个远道而来的林姑娘,不知穿了怎样的衣服,描着怎样的眉,脸上涂着怎样的胭脂。直到宝玉出现之前,黛玉在书中也只是一个飘飘忽忽的影子。

    后来,宝玉进来了,借着宝玉的眼,方才看清了林姑娘的风流态度——原来是笼烟眉,含情目,原来是清愁几许,弱柳扶风。

    宝玉喜了,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在这一段场景中,我们可以想象到,纵然贾母的房间内上上下下主仆人物众多,更不用说还有迎春姐妹王熙凤这样上等一流的女子,万艳千红之中,宝玉只看到了黛玉。他们四目相望着,其他再璀璨繁华的光景都是模糊的。

从这一刻起,他眼里只有黛玉。

    人们常说宝玉爱红,因此处处留情,我却不尽然。在书中,宝玉最初只是十二三岁的少年,他真心实意地对每个人好,上至姐妹,下至府里的丫鬟小厮,无不留心。遇见了黛玉,他就不一样了,他是唯一能解黛玉心意的人。酒席上,黛玉与宝玉斗气,转眼又问宝玉:“你走不走?”宝玉只答,“你要走,我和你一同走。”

    初读至此,可能会觉得这本是平淡的家常对话,不过是两个人约着一同回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可黛玉病卧在榻之时,宝玉急了,说要和林姑娘同生同死。“我和你一同走。”更为深情的含义,是两个人的生命也要一同消失。后来,宝玉和黛玉共读《西厢记》互证心意,那是情窦初开。黛玉含泪葬花,再叹《葬花吟》,又都让宝玉看痴了,听痴了。宝黛二人的生命是紧紧相依的,这是从上一世的就注定的事情。是顽石,是绛珠仙草,是神瑛侍者,是拿金玉良姻也不换的木石前盟。不知道绛珠仙草下凡还泪,上一世的眼泪恩情还尽了,是否就真的尽了,那么这一世欠下的情债,又拿什么去还呢?

    真应了那句,“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黛玉是世外人。

    人人都道她爱使小性儿,其乐融融的宴会上面,她一别扭就撇下众人逃走。拿了宫花,偏要问一句这是专门给我的,还是人人都有的?见了宝玉宝钗在一块儿,林姑娘就像忽然从俗世之外跳到了俗世之中,言语含酸,让人觉得黛玉身上原来也有些烟火气。不知为何,连向来通情达理的袭人私底下也说一句,林姑娘不是咱家的人。

    作者写到林黛玉,是把这个人物往至情至性上写。因了她的至情至性,她毫不掩饰的喜怒和哀愁,其他人的形象反而显得有些做作了。说宝钗处世圆滑练达,事事考虑周全,殊不知宝钗却是冷心肠,将一切看得太透太理性。说袭人似桂如兰,是多么温婉周到的女子,却在黛玉的映衬之下多了些心机世故。并非黛玉之外的姑娘皆不如她,而是林黛玉活得澄澈透明,能够映照出他人。在那个时代背景下,黛玉是在封建礼教之外的女子,作者给她加了个绛珠仙子的身份让她脱离红尘,也使这一切更加合情合理。她的咏絮之才,惜花之愁,性情之真,皆是超脱于世外。我们无法揣测红楼未完的章节中,林姑娘是怎样的结局,因为纵然有了“玉带林中挂”的判词,也难以印证她的命运。但于我而言,高鹗所续的“苦绛珠魂归离恨天”已是很好的结局,她的生命不应该依着俗世之人的脚步而走,她来人间走了一遭,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她只留下“宝玉,你好,你好……”这几个字就含恨离世。

    最后贾府几经波折,渐渐败落,宝玉考取了功名,最后出家。贾府的主仆散尽,爱恨散尽。正是春去海棠尽,飞鸟各投林。黛玉的命运正如这个家族的命运,一场空而已。

    意难平的,是宝黛爱情的悲剧,是十二钗贵为金陵一等风流人物,却不能善终。是读罢红楼,阅尽了书中的各色人物,也阅尽了自己——是否也有黛玉的痴,宝钗的冷,晴雯的心比天高,袭人纵然温柔和顺也枉然,是否也经历了起高楼,宴宾客,到最后楼塌了,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悲凉。

    《红楼梦》照见的人世繁华凄凉,于每个人都不一样。

    但我意难平的,是忘不了世外仙姝寂寞林。

    作者:郭文婕  中韩新媒体学院   影像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