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者服务宣传月(专题) > 征文选登 > 正文

优秀奖:我存在 我是无赖——《人间失格读后感》

发布日期:2017-05-11

点击数量::

    “生而为人,我十分抱歉。” 

    透不过气,足以形容初次阅读这本书时的心境。我还记得在图书馆的那个下午,纯粹是因为其颇为奇怪的名字才拿起的这本书,一口气读完只觉得心里压抑的难过。大庭叶藏,是他的名字,这四字如此的排列组合产生的独特效应自此在我心中挥之不去。好巧不巧,在那个窝在图书馆书架下和太宰治分享的一个下午里,我竟觉得一种难以言述的暖意泄了出来,他是和那压抑同时存在的,而我从那时起也深信这种压抑或是暖意,对我接下来的生命产生了影响。在后来的阅读中会想,到底这种可以称之为迷人的暖意到底从何而来呢?

    在谈论叶藏或者太宰治之前,我们或许有必要确定讨论的意义。即很多人所怀疑的,《人间失格》所描述的这样一个行为离奇、精神失常的人的人生到底有何意义?如果说存在即有意义,那么他存在的意义一定不是为了向读者说明人生的意义。作者给了你一个机会,带你阅读或者旁观了一个人的人生,他并不是为了告诉你你以后要怎么怎么活,大多时候,在我看来,他只是或许带了些主观意识的阐述了这个人的经历,让你明白,无论是活在意识里还是真实世界里,这世界上是有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人生存在。而当你去经历与之相似或相关的事情时,能够回忆起你曾阅读过的这一切,并且从内心真正的去思考和感受

    所以很多时候,我有些抵触把一些道理摆到你面前的书。很多事情如果未曾深思或者经历,你怎会懂得其中的难处。我想大庭叶藏的存在价值很大一部分依赖如此。有人说他无赖,他的人生没有一点积极的价值,那么在他良心回眸的时候又作何解释,这里不是要为叶藏的人生做无理的开脱,而是想说明人生好坏的界定本就是人为规定的,而人也不是非黑即白的,我们要做的并不是一定要给叶藏的人生界定一个好坏或者意义有无与否,而是学会承认如此人生的存在,我认为这是对叶藏,也是对太宰治的尊敬。

    何为人间失格?即是丧失为人的资格。那么什么又是为人的资格?叶藏曾说:“在我过往的人生中,曾多次期望有人能杀了我,但从未想过要杀人。因为面对可怕的对手,我反而只想着要如何让对方幸福。”这或许不是善意,而是叶藏在对自己深深绝望之后从而产生的变态的谄媚。就像儿时的他最喜欢通过扮丑而取悦别人,在被同学识破后内心便陷入了深深的不安,并企图去弥补。这绝不是出于他乐观的善意,而是他意识到自己的内心与外界实在是格格不入,并且意识到这种格格不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选择藏起来。多么聪明的叶藏啊,最危险的即是最安全的。他恐惧合群,恐惧交往,但只要凭借他姣好的面孔和可以的幽默就可以变的很受欢迎,所以他努力去做,努力去迎合这个世界,这样别人便不会发现我内心的恐惧了吧!叶藏就这样整日皮笑肉不笑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他的存在,是为了掩饰他的存在而存在。所谓失去为人的资格,他到底失去了什么?失去了与人正常交往的技能,失去了自制力,失去了羞耻心……这都是微不足道的,他真正失去的是一个壳,一个包裹他真实心脏的外壳,一个让他的黑暗内心曝光在阳光下的缓冲地带……但与其说是失去,不如说他丢了更好,因为这不仅有外面世界不合时宜的强迫,更有他自己的主动放弃。

    叶藏的一生里并没有出现能够引导他走出内心恐惧的人,甚至一些人的出现使他愈发的向内心的扭曲方向走去。书中我最为厌恶的是叶藏的“朋友”正雄,这个身无分文混日子的酒肉朋友,从来把叶藏视为怪异的存在。甚至最后在叶藏的妻子受到侵犯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刻制止,而是马上去告诉叶藏然后等着看他的笑话。没错,在他的心里叶藏是个仅有些皮肉姿色的无赖,是一个没资格享受幸福的胆小鬼。站在他自认为高人一等的角度去嘲笑叶藏的人生。叶藏何曾不知他的居心叵测,但他的内心从未有反抗别人的心理存在,在他摇摇欲坠的人生里有的只是讨好而不是拒绝。曾有人说,人生就是由一个个选择构成的,若真是如此,那人生的脆弱远比想象中的严重。内心坚定的人或许会选择出自己的道路,那么那些生来软弱的人呢…我不禁想。外人的只言片语,偶然间的所见所闻,心理轻微的波动,这些都会让他们做出足以影响自己人生的或许不那么正确的选择。可我们大多数的世人依旧会为这错误而指责他们,那么一个人天生软弱就要被指责吗?在叶藏自杀未遂被亲戚收留时,只是因为亲戚充满提防的语言让他放弃了对更好人生的追求。这一方面是叶藏对于自己内心软弱的掩饰,另一方面更引人深思,倘若亲戚抛弃那些要命的虚荣和堤防心,而是真正的去关心这位年轻人,谁有能保证他不会慢慢学着去和世界交往,去变更好呢。

    这世上的每个人都在进行一场我们无从知晓的战争,每个人都应当被尊重和用心对待。那么即使你的认知无法接受一种人生的存在,那么你明白他存在就好,而不是去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在我旁观了叶藏的人生后,有时我深深的觉得我曾经对一些人和事无理的偏见和故意的曲解或许真的错了。你的一点点刻薄在你看来不过是发泄,或许会毁了一个心灵胆小的人的世界。叶藏的存在或许不仅在笔墨之间,我们无法去揣测真实生活中他人的内心中究竟住着什么,所以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不负责任的去评判别人的人生。就去包容吧,去变的宽容,读到叶藏那些深深挣扎而绝望的句子,我更是深刻地意识到包容的重要性,所谓成熟应该也是如此吧,去说服自己理解身边的人和事。这不仅是拯救你自己,或许也拯救了很多软弱的灵魂。

    “我问神,不抵抗也是一种罪过吗?”

    我说拜托,救救他。

    我想不抵抗可能因时机的不同无法轻易被界定对错与否,而我所知道的,无态度是绝对行不通的。叶藏的一生都在逃避,他自杀几次,换了几次生活环境,女友换了几个,最后靠药物维持自己的意志……他有罪,不在于他曾对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而是源于他一生对于自己的逃避。无态度是他应付这个世界最后的办法,也不是没有良心,也不是没有道路啊!但这些机会都被他亲自丢掉了,这是他的罪。

    “可是我的不幸,全是出于自己的罪恶,无从向人抗议。”

    他背着他的罪,步履蹒跚地走着,从未坠落,却终陷泥潭。他是太宰治塑造的人物,人们也说他是太宰治一生的写照。我不想评论太宰治,也不想评判叶藏的人生。我尊重他人生的存在,无论好坏,我曾试图去理解,并暗暗的为我曾经无理的评判而道歉。那时候我似乎明白这压抑中透出的暖意究竟是何物了,是让你解放的力量。没有比这更坏的了,所以请尽情的倾诉吧。去理解别人即是开解自己的最好的办法,你可不必选择他的黑暗,只要明白在你偶尔阴暗的时刻,有一种关怀一直存在着。

    作者:桑艺琳 哲学院国际政治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