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始于教育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22 16:53:00

前段,世界创新大会(WISE)得到了不少教育业内人士的关注,大家为何会关注WISE及其背后的卡塔尔?WISE大会有何奥妙?今天,一读君(edu_yidu)为大家带来曾两次亲临WISE现场人士的体验、观察。

2015年11月和2017年11月,我有幸两次受邀到多哈参加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

这一次来到多哈,与两年前看到的有一点很不一样:不管是在摩天大楼、学校大门还是私家车的玻璃上,随处可见卡塔尔埃米尔(国王)英俊的画像。

正是这位国王的母亲,于2009年倡导成立了WISE。身处其中,我颇受启发:

一、她改变了人均GDP世界第一的国家

首先要说的,就是这位非同寻常的女人,她是卡塔尔基金会主席,大家习惯称呼她“莫扎王妃”。没有她,就不会有WISE,没有WISE,会场中的许多人可能不会知道卡塔尔的存在,更别说飞越千山万水,来此共话教育了。

看到莫扎王妃,我想:如果一个国家最有权势的女人富有远见,能够认识到教育的重大价值,并在行动上把它落在实处,则是国家之幸。当莫扎王妃出现在会场时,来自100多个国家的2000多名人士,以全体起立、热烈鼓掌的方式向她致敬。

卡塔尔在教育文化体育方面的作为,赢得了美国CNN知名记者扎卡利亚的赞誉,他在主旨演讲中称多哈是“知识型首都”的代表,一直在不断提升软实力,而不只是硬件。

一位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说:看到卡塔尔如此重视教育,也会激励所有阿拉伯人。

而在谷歌“无人车之父”、优达学城创始人Sebastian Thrun眼中,出席WISE的所有人士,“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群人之一”,“你们都很有使命,想让世界变得更好,请继续保持。”

卡塔尔是一个只有200多万人口、被沙漠和大海环抱的小国,它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天然气总储量世界第3。

但资源又极度匮乏,除了石油天然气,其他几乎都要依赖进口。

这个阿拉伯国家人均GDP约10万美元,高居世界榜首。如果只是停留在这个层面,它也不过是一个浑身流淌石油、可以挥金如土的“土豪”而已,难以让世人对其刮目相看。

莫扎王妃(黑衣女子)

通过影响教育,进而影响这个国家和世界的未来,莫扎王妃的雄心和远见展露无疑。确实,很难有一个领域像教育这样,能使各类政客、学者、企业家、教育创新者等人群,跨越职业、种族、国家、文化的差异甚至冲突,共同对话和行动

莫扎王妃曾说:卡塔尔的石油总有开采完的一天,要把教育变成永不枯竭的能源。

因此,有了卡塔尔基金会、卡塔尔教育城和WISE。在重金打造的卡塔尔教育城,有本土的卡塔尔大学,有引进的乔治城大学等美国名校,还有囊括了从幼儿园到高中的顶级“贵族学校”——QATAR ACADEMY(国王的孩子们在此就读),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学校软实力,都令人惊叹。

行走其中,看到在一片不毛之地,拔地而起的一栋栋现代化的学校建筑,和建筑里接轨欧美的课程与人,我偶尔会有一种不真实之感。

QATAR ACADEMY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曾在2015年的WISE峰会发表演讲,她说,自己从当初小小的公寓出发,能经过非常漫长的道路,走到法院、白宫“那些从来没有梦想过的地方”,都要归功于教育。是教育,让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都能实现。

如果持之以恒重视和变革教育,我相信,如莫扎王妃所言,教育能成为“永不枯竭的能源”,引领卡塔尔突破众多局限,走向新的、无法梦想的地方。

二、对WISE最深的印象

如果让我用一段话来谈自己对WISE最深的印象,大概是这样的:

“WISE的内容很丰富,讨论的话题也切中教育的要害,但最出乎我的意料,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它对教育公平的高度重视。

它把目光投向世界上最弱势人群的受教育权,并打造了一个能够超越国家、种族、职业、性别界线的平台,吸引和推动各国教育、政治、经济精英,为保障和改善战乱、贫穷地区儿童的受教育权和教育质量而不断努力。

这种兼济天下的使命感令人心生敬意。”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富起来的卡塔尔通过WISE带了个好头。

以WISE教育奖为例,这个被BBC等媒体誉为“教育界的诺贝尔奖”、奖金高达50万美元的奖项,很能体现WISE倡导的价值观:发现教育领域的挑战和需求,勇于行动,怀着对教育美好未来的愿景,彼此支持、共同成长。

2015年WISE“教育奖”获得者莎肯娜·雅库比,1995年辞去美国大学教授职位,回到战乱的阿富汗,创办阿富汗学习协会,如今,每年能为40万妇女和儿童提供教育和健康服务。

澳大利亚前总理、全球教育合作组织主席茱莉亚·吉拉德在WISE峰会上如此评论莎肯娜·雅库比:

今年的WISE教育奖得主是一位勇者。

当女孩被禁止上学时,她勇敢地战斗。

她无疑是当今世界的楷模,鼓舞着每一位与思想压迫作斗争、致力于保证所有人受教育权利的斗士。

2017年WISE“教育奖”授予帕特里克-奥瓦,以表彰他为推动加纳以及非洲大陆教育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不懈努力。奥瓦辞去美国微软的工作回到加纳后,于2002年创立非营利的阿社思大学。

WISE首席执行官斯塔夫罗斯·伊恩努卡说:

“帕特里克-奥瓦的经历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清醒地认识到,在社会变革时期培养有道德观念的领袖的重要性,特别是对非洲大陆而言。

在他的带领下,阿社思大学建立起一系列基于人文科学学科的多元的当代课程。他认为,那些习得和解读知识的工具与知识本身同等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通过强调领导力的重要性,帕特里克-奥瓦为那些希望通过教育赋权的人们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

作为WISE的首席执行官,斯塔夫罗斯更关心的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怎样给所有的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他从WISE的获奖者身上看到,一个真正的教育创新者至少具备两个特质:

  • 一是有热情、激情,以及解决别人认为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决心。

  • 二是能够把局限变成优势。

WISE所倡导的品质也可理解为是卡塔尔希望培养的。在最近两届WISE峰会的主会场上,有一个类似的安排,从中可以一窥主办方希望展示卡塔尔青少年“心忧天下”的形象。

今年,是一位23岁的女子讲述自己作为土耳其难民营志愿者的感受,她希望那些生活在战乱和冲突中的土耳其人,能够拥有像她这样的平静生活。“我将会终身作为教育的倡导者,帮助更多战乱地区的儿童获得教育、重建生活,”她说,“应该通过教育获得和平,而不是加速宗教和世俗社会的分裂”。

在2015的WISE峰会上,一位11岁的卡塔尔男生和一位13岁的卡塔尔女生批评战争罪犯把学校变成了战场,威胁到了学生们的生存,他们在庆幸自己的同时,希望天下的孩子都能有学上、上好学。其中11岁的男生还深刻地指出:教育是特权,并没有惠及所有的孩子

QATAR ACADEMY小学部的教室

在此次WISE峰会上,有个观点被多次谈及,那就是“教育不应该成为精英的奢侈品,应该是普世的人权”。不能因为战争和贫穷,而剥夺孩子们受教育的权力;解决贫穷、无知、疾病和冲突,教育是唯一的途径;寻求共存之道,共同应对人类重大问题,让分裂的世界再次团结,教育可以发挥重大作用。

对此,不管是加纳总统、土耳其第一夫人,还是叙利亚的难民、来自中国的参会者,都有共识。

考虑到人类社会的大小难题归根结底得靠人去解决,怎么强调教育的重要性都不为过。正如加纳总统在致辞中表示:“关键是人,不是石油。

难度在于落实。

像卡塔尔这样大力投资教育是明智的。WISE主会场的屏幕上出现过一行数据:投入教育的每一个美元能获得多少回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答案是:10-15美元。

“一切始于教育”

我想起2015年,在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采访WISE首席执行官斯塔夫罗斯时,抛给他的一个问题:如何判断对教育的投资是有效的?

斯塔夫罗斯从两个角度作出了回答:

  • 首先,需要评价学生学习的成效,也就是评价学生在某个学科的学习效果,有没有达到预期的水平。

  • 其次,还有一个更高层次的指标,就是教育本身的成效,它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比如,对社会流动和收入分配的影响——很多人觉得教育有助于向上的社会流动。反之,如果教育扩大了贫富差距,就不好。

他还举了小布什政府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来说明这种“事与愿违”。

法案中所体现的“有教无类”意愿很好,但是却利用标准化考试作为评判方式和标准,导致很多孩子的时间都花在为考试而学习上,这就糟了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