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动画大师王柏荣去世。老先生们都走了,中国动画还有希望吗?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21 15:44:00

电影/奥斯卡/童年

以前可以,

现在也可以。

儿时动画

主播/真心

最近应该是动漫届的灰暗期,

前有三浦美纪去世,

接着,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前任副厂长王柏荣,

在9月1号因病去世,

享年76岁。

说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估计没几个人陌生,

他承包了我们的童年,

《大闹天宫》《山水情》

《阿凡提》《南郭先生》

等动画片,

如今看来,依旧亲切。

在这些动画片制作人之中,

就有王柏荣一席之地。

他曾是美影厂副厂长,

又担任过动画设计、导演,

其中他的《南郭先生》

《没头脑和不高兴》《火童》

这几部作品,

成了美影厂巅峰时期的经典。

而王柏荣本人,

可以说是美影厂由盛到衰的亲见者。

1957年4月份,

万氏兄弟领导一群来自各行各业的人,

成立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5年之后,

不到20岁的王柏荣带着自己

优秀的毕业设计《没头脑和不高兴》,

加入这一优秀队伍。

万氏三兄弟

王柏荣毕业设计《没头脑和不高兴》

紧接着的1963年,

继之前震惊世界的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后,

美影厂乘胜追击,

拍了第二部水墨动画《牧笛》;

1964年,万人空巷的《大闹天宫》

再次证明美影厂的实力;

1979年,

木偶动画《阿凡提的故事》第一集播出,

便受邀参加奥斯卡电影节,

获得了奥斯卡短片奖的提名。

自此,

美影厂的三大部门:

木偶、动画、剪纸确立,

王柏荣则对其中的剪纸动画有极大贡献。

《抬驴》使用了河北蔚县剪纸艺术风格,

色彩饱满,冷暖对比强烈,

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

《老鼠嫁女》采用山东高密的剪纸艺术风格,

造型朴实夸张,

粗犷中见清秀,拙朴中藏精巧。

《南郭先生》的制作,

运用了剪纸,皮影,

又带有水墨风格的素雅,

以及战国时期的装饰纹样。

《火童》采用云南少数民族蜡染的线条特点,

同时融入壁画、油画、

现代装饰画的绘画技巧,

极大丰富了剪纸片的表现形式

以上提到的所有动画,

皆来源民间传统艺术,

带有浓浓的中国风。

然而,走“中国风”动画,

不是从一开始就确定的路线,

要追溯起源,

还得从当年一件事说起。

1956年,

由钱家骏指导的《乌鸦为什么是黑的》,

虽在国际上取得不错成绩,

却被认为是苏联作品。

对于这件事,

当时的厂长特伟感慨颇深,

于是提出口号:

“敲喜剧电影之窗,民族风格之路。”

《山水情》

首先响应口号的,

是徐景达、马克宣等,

合作的《小蝌蚪找妈妈》,

他们选择齐白石画风的虾和蝌蚪,

创作了世界上首部水墨风格动画片。

《小蝌蚪找妈妈》

另外,民族风格的运用,

不限于形式,

更体现于动画的内在精神。

《南郭先生》改编自

战国时期成语故事“滥竽充数”:

爱好排场和奉承的齐宣王,

养了一个耍小聪明,

不学无术的南郭先生,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只要世界上还有欣赏他那一套的人,

他总会找到立足之地的。”

《没头脑和不高兴》,

从两个孩子的故事引入,

一个丢三落四,

一个整天摆着“不高兴脸”,

你以为他们长大后会改变吗?

错了,长大后的“没头脑”,

虽成了工程师,

却继续因为丢三落四,

把原本一千层的大楼,

设计成九百九十九楼,

还忘了设计电梯...

那个整天不高兴的,

则成为演员,在演出时不乐意演老虎,

于是“老虎”任性起来,

非但打不死,

反打起武松来。

这些故事已经过去五十年,

然而至今具有警示意义,

齐宣王和南郭先生,

没头脑和不高兴,

不正影射了当今社会的你我他吗。

好的艺术作品,

具有延续千年的生命力,

放在往昔很好,

到了如今,仍能熠熠闪光。

更重要的是,这些艺术创作者,

从没把动画片局限于低龄儿童,

给小孩子看很好,

给大人看,也韵味悠长。

《葫芦娃》

正因为秉持这样的理念,

美影厂的工作人员从一开始,

就用极其认真的态度创作。

《舒克与贝塔》

《三个和尚》

1979制作《哪吒闹海》,

工作人员为了增加故事的传统韵味,

专门借了刚从长沙马王堆出土的编钟配乐,

最后用这件古典乐器敲击的单音,

一点一点拼接成曲子。

为了录制龙王跃入水池中的声音,

徐景达带人在夜里寂静无声时去游泳馆,

一个人先跳进池中,

但感觉声音不够震撼。

最后和另一人抱在一起跳水,

才录下了与龙王入水匹配的巨响。

《九色鹿》的剧组,干脆带上背包,

一起西去敦煌,

在阴冷昏暗的洞窟里,

临摹壁画几个月。

这样艰苦而充满热情的日子,

却随着时代的变化,

一去不复返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大批美影厂工作人员南下,

那里有最先进的技术,

还有最优厚的薪酬,

从以前的几百元,

飙升到近万元不等。

《宝莲灯》

《渔童》

传统手工动画没落,

后来的市场,

几乎是数字绘画和CG,

在技术上开眼看世界的同时,

我们也把自己的文化忘光,

全然丧失创造力,

只会一味模仿美国、日本。

《神笔马良》

《猪八戒吃西瓜》

王柏荣曾批判过这一现象:“美国的动漫产品,日本的动漫产品,同样是他们民族文化的体现,如果中国动漫里流传着美国日本民族的血脉,那还叫中国文化吗?任何把中国动漫发展寄托在日本美国身上,都是不切实际的。

或许,

只有我们学着老一辈动画制作人,

把传统血脉流入动画中,

中国的动画才算崛起。

《黑猫警长》

最后,还要看一组报道:

美影厂第一任厂长特伟,2010年去世;

导演钱家骏,2011年去世;

美术设计、导演马克宣,2015年去世;

动画师陆青,2017年去世;

动画摄影师王世荣 ,2017年去世;

动画导演、美影厂副厂长王柏荣,

2018年去世。

我们的学习速度,

还赶得上他们的离去速度吗?

网上一句话说得好: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

不是我不行,而是我本可以。”

希望我们未来的中国动画,

会是

“我以前可以,现在我也很行!”

- END -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