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尚:光用眼睛看艺术是不够的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18 15:47:00

来源:微水墨艺术

塞尚

19世纪工业革命后期,

人们面对着工业时代,失去了自然家园,

中产阶级在建筑和艺术上的,

意识开始崛起。

在建筑上,

中产阶级的客户们开始要求建筑师设计

满足他们特殊需求的房屋。

远离工业城市的喧嚣和污染!

威廉·莫里斯 红屋

这些建筑被设计成随意散落在各地,

整体感觉合理、亲切

——能够完美地表达出在城市工作的

中产阶级们

对于失去的乡村幸福的梦想。

这股后工业革命时期

对乡村生活的怀旧之情

同样也鼓舞了19世纪末的艺术界,

其中首推印象主义,

而19世纪末印象派

最伟大的艺术家便是保罗·塞尚。

1861年塞尚来到巴黎,

开始他的艺术生涯,

在这里他结识了

毕沙罗、左拉、基约曼等人,

但遗憾的是塞尚始终没能

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学习。

塞尚曾写过这么一句话:

“艺术是和自然并行不悖的一种和谐。”

塞尚总是全神贯注地

投入眼前的静物之中,

经常不断地重新组织他的视觉反应,

“唯愿我得以领悟”,

这句话变成了他的口头禅,

而他所谓的“领悟”很明显

就是他艺术概念的核心,

他似乎指的是把自然转化成

人为封闭的绘画世界的过程。

1873年和1877年

塞尚与印象派画家共同举办过展览,

然而数年之后他离开巴黎

回到家乡——普罗旺斯省,

将自己投注于

他那孤独与寂寞的艺术世界中。

他的父亲在当地是一位有名的银行家,

所以他能自给自足,

不需要为作品是否有买主而担心,

因此一直到1895年,

在他受到毕沙罗的激励

而在巴黎举行个展之前,

塞尚几乎被世人遗忘而默默无闻。

自从那次展览之后,

他的作品逐渐受到世人的肯定,

然而尽管此后塞尚的盛名广为人知。

他说道:“颜色必须要能表达出

每一处间隔的深度”,

而这可以通过冷色系的后退,

暖色系的前进,

以及颜料浓度的变化表现出来。

这种做法所带来的挑战

将塞尚大胆而宏观的眼光

给释放了出来。

大约从1882年起,

部分是为了回应上述的挑战,

他的用色变得较为单薄,

并且仅限于使用少数的色彩,

来表现普罗旺斯附近的景色。

塞尚利用这种有限的方法

赋予其作品

一种古典风景画式的高贵气质。

看似简单而直接的《圣维克多山》,

其实隐含了复杂精细的结构,

现实中的圣维克多山

塞尚的绘画精神

在其最后的旷世杰作中表露无遗,

该作品呈现的是

这座奇特山脉阴沉灰暗的模样,

背后则衬托着一片宁静而低矮的天空。

塞尚的风景画或静物画中缺乏人物

或是任何关于“人的兴趣”,

然而这点决不能被理解为

他不具有个人的态度,

或是因此便认定

他只关心艺术的形式问题。

他所画的人物画像,

特别是家人的画像,

是他所有作品中最精湛的。

塞尚在当地酒馆中的牌搭子们

虽然名不见经传,

但却具备同样的亲切感和人性的温暖。

《玩牌者》描绘的是他的两位乡下邻居,

正在酒馆摇摇晃晃的桌前

面对面安静而专注地玩牌。

塞尚 《玩牌者》

该幅画以全然非传统的意象

为他的艺术成就做了一个总结,

传达出塞尚对于一个理想

心无旁骛的追求。

他以这幅伟大的杰作

解答了印象主义关于艺术和自然、

想象和真实及真实的本质等基本问题

——他所提供的虽然不是唯一答案,

但却是前后一贯的答案。

当19世纪末转为20世纪之时,

也正值塞尚的作品开始闻名于世时,

他那雄心壮志且不畏孤独的追求精神,

深深地受到当时

年轻艺术家英雄式的感佩。

塞尚超越了莫奈或雷诺阿,

他不止是在颂扬阳光下的大自然。

没有一位画家能像他那样

清楚地了解印象派的限制和内在矛盾。

他曾经说过:“一个人

必须能够加以反省,

光用眼睛看是不够的,还必须反省。”

他的画作是长时间在大自然前

沉思冥想的成果,

而非只是飞逝影像的瞬间记录。

他希望能从印象主义中

创造出“坚固永恒的实体”,

那种能将最片段零散的画面

转变成一个整体的感觉。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