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雍容之笔写典雅京都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28 08:17:38

以雍容之笔写典雅京都

[已注销] 评论 京都一年   2007-01-05 13:57:12

http://blog.163.com/stevenzh1189/ stevenzh1189@163.com


京都之美,美在它的厚重深邃,各人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心有戚戚之处。就拿我手头上有关京都的书来说吧,不算川端康成的小说《古都》,而以近年来以中文出版的有关京都的书籍而言,平泽摩里子的《一个人的京都漫步手帖》,以现代东京少女的眼光,用漫画手法从一爿老店、一个祭典、一段风俗出发,刻画京都的四季流转之风情之美,寿岳章子的《京都三部曲》(《千年繁华-京都的街巷人生》、《喜乐京都》、《京都思路》)心心念念的是京都寻常巷陌、寻常人家生活的清素之美,姚巧梅的《流水不争先 京都八年》同样诉说京都民风民情的清简之美,舒国治的《门外汉的京都》说的是京都的野田禾稻、竹篱茅舍、小桥流水的唐宋气韵之美,而三联刚刚引进的林文月的《京都一年》,写作年代早于上述之书,它说的又是什么呢?那可以说是一种学院派京都的典雅之美。

林文月以研究六朝文学和翻译日本平安朝日本王学《源氏物语》、《枕草子》、《伊势物语》、《和泉式部日记》等闻名,《京都一年》是她当年赴京都研习比较文学为期一年间所见所闻所感所悟的京都,这个千年古都绚烂的文物典章、山水庭园、节庆祭典和风俗礼仪自然也成了书中的主要内容。同是留学京都的台湾女生写京都,她和姚巧梅落笔于京都的市井风情不同,在《京都一年》里,她兴兴头头参观奈良正仓院的的文物、兴致勃勃寻访平安朝天皇建造的桂离宫、津津有味领略京都枯山水名园的禅意之美,也在樱花盛开时节满带好奇观摩揭开京都人四季之幕的“都舞”、在盛夏时则确确实实体验了祗园祭之升平景象。林文月的文笔向以雍容、优雅、严谨、节制著称,在《京都一年》中自然也是这样,但是曾经说过《洛阳伽蓝记》的作者有一付“热笔”也有一付“冷笔”的她,自然深谙文章之法,行文之间,庄重之笔糅合了女性纤细、幽微、润泽的感性之思绪,体现出她的散文的“似质而自有膏腴,似朴而自有华采”的风格,平实,细腻,隽永而情思自然流露的笔法与其所写的京都的内容正相得益彰:

所谓枯山水,顾名思义是指没有真水的庭园。园中放置大小形状各异的石块,以代表山水;满铺细白石,上画平行而规矩则的波纹,以代表水。枯山水庭园又简称石庭,源起于平安时代(西元七八四至一一八五年),当时日本朝野向往我国文化,贵族文士竞以模仿唐风为雅事。这种白山白水的庭园构想即受由我国传入的禅宗文化影响,溶以北宗山水画枯淡雄劲之风,独创庭园设计之一格,富于超自然主义的形式。在所有庭园形式之中,我最爱此石庭。静对幽玄的枯山枯水,白色一片,你真的内心会有禅的意境产生,它带给人的,与其说是眼睛的观赏,无宁是心灵的领悟。(《访桂离宫及修学院离宫》)

在写过京都典雅之美但也是古意之美的庄重后,她又不忘补上《京都的古书铺》、《吃在京都》、《我所认识的三位京都女性》、《京都‘汤屋’趣谈》等笔墨显得恬淡但极具趣味的文章,又即或谈典章文物,正笔之外不忘顺手补上闲闲几笔,文章于是活了起来。《京都茶会记》记正式茶会前的礼节:

“日本人很重视客套,日本妇女尤其有赞颂别人的天才。我听到她们赞颂那些木箱,赞颂主人所插的花,甚至赞颂那烤火的炭炉――一具用整个木材刨出木心所成者,以及彼此之间相互赞美所着之衣服之名贵讲究。整个房间之中,唯一没有受到她们赞颂的,恐怕只剩那一张大家所坐的古旧地毯了,因为那一条红绒绒的地毯原先可能很可名贵,但年代已久,毛多磨损,有几处并已露出底来,也实在不值一赞了。”

日本茶会的繁琐、多礼,于此谐趣文字中窥一斑而知全豹。全书实多这样的细节,读来令人会心一笑,同时对京都之种种具备了更亲切、具体的感知。

中国人看京都,不可能无感。舒国治去京都,发现“日暮掩柴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之唐诗宋词意境唯在此能寻到:“又白川与三条通交会处,是白川桥,立桥北望,深秋时,一株虬曲柿子树斜斜挂在水上,叶子落尽,仅留着一颗颗红橙橙柿子,即在水清如镜的川面上亦见倒影,水畔人家共拥此景,是何等样的生活!家中子弟出门在外,久久通一信,问起的或许还是这棵柿子树吧。”唐诺写他站在哲学之道的树下,最期盼的是一场雪。对于从小熟读唐诗宋词长大的中国人而言,京都的清嘉山水竟然完好具备我们早已不存的唐宋意韵,不免大受刺激,由此不难理解艺术家登琨艳的感慨:京都是他最想终老的城市,它竟然保留了如此多的中国传统文化!林文月在《京都一年》中常常感叹的,倒是京都的古代文物的存留之完好:

“…想到我们的祖先如何以其优越的文化影响于日本,而今我们却要跑到别人的国度里来追念前人文物,心中能不感慨!”(《奈良正仓院展参观记》)

“这片空海的袈裟,实际上仅余破损的碎片……然而日本人极其珍视历史,这几片零碎的布片被小心翼翼地收藏在玻璃柜后,与前面的法具、袈裟箱同列为国家财宝。遗憾的是,今日我们却要瞻仰唐代遗物,想像先人的生活,也唯有在京都奈良的博物馆中窥其一端罢了…..”(《空海·东寺·市集》

林文月在《京都一年》中庄重其事写下的京都种种典雅之美,是一种我们自家遗失了的、人家却保存得完好的传统、古典之美,我们中国人在百般感触之余,其实也该该切切实实悟到一点什么学到一点什么。这或许是读《京都一年》该领会的言外之意吧。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