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27 08:16:00

此情 评论 京都一年   2007-06-26 16:17:47


    儿子有次称赞香水包装漂亮,说:“叫人忍不住买椟还珠呢!”我笑。尽管这成语一方面讽刺商家过度包装,一方面讽刺顾客不识货,可是谁又真正喜欢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呢?佛要金装啊!再重视内在,也该与外在统一,表里如一才是真的好。
    所以,《旧时月色》书的装潢要做旧,温婉可人的、优雅惆怅的旧时光,拿在手里已漫上心头;《比我老的老头》封面用橙黄,一个缺牙老头顽劣大笑,淌过深深浅浅的岁月的河,豁达睿智的感觉热烈而直接地击中买书人的心;《我们仨》素色瓦楞纸封面,拿在手里象握住了三颗饱受磨难却依然温情的美玉做的心,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一生一世。

    所以,《京都一年》的封面就应该做成这样。作者下了许多功夫,在正业之余,考证、记录、体味,给我们一道异常丰富美丽的料理。用特殊的手法摆出来的日本料理本身即是艺术品,且不说滋味如何的清雅可人。我的搜索水平有限,这美丽封面的日本图案始终没查到出处,殊为遗憾。红黄,尤其是浅色的红黄图案,是温暖可亲的,又别有一种富丽的雅致。封面之后一页暖黄的纸,隐隐的图案是樱花岸,满纸只四个小白字:京都一年。再下页是整幅的蔚蓝,白色碎花装饰着京都古街的图片。新绿的版本数据页后是目录,目录背面是更深一点的暖黄,然后才是林文月的自序。

    书中《吃在京都》中说:“……春夏之交,芋头的新茎刚长出,摘下最嫩的一节,用沸水略烫,切成寸许长,放在精致的浅色瓷碟中冷食,颜色碧绿,脆嫩可口。又有一种细长而略带紫红色的植物,梢头卷曲,学名叫薇。也同样以清水煮熟后,切段冷食。这种野菜在一流的料理亭里,每人面前的碟中一小撮,以极讲究的手艺摆列出来,予人以珍贵的感觉。”看,这象不象在没有看此书的内容之前,我们所欣赏到的精心的装潢?

    看到一些关于藏书的知识,书籍的装潢是否精美,在古书的价值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为一本值得的书,下一番功夫是值得的。这本书内部的插图照片也极为精美,我怀疑作者是专业的摄影师,因为有许多有时效性的照片或与作者的描述情景完全吻合的照片,不应该出于他人之手吧。如果真是作者拍的,我要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上天有偏爱之心,赐予她的才能真是太多了。这还不算,林文月的美丽也是出人意料的。容长的椭圆脸儿,挺直的鼻子形状优美的嘴,那双大眼睛,啊,那双眼睛,清澈、优雅、真诚和灵动,什么也不缺了。看她穿和服的那张照片,端庄圆稳,不是惊艳,是惊雅。

    林文月的文章,我先是接触到她译的《枕草子》,后是看她写的两篇散文,《我的喝酒》与另一篇,再看到她丧夫后写的文章,再到买来这本《京都一年》。她译的《源氏物语》,我因家中有丰子恺所译,也许以后借来对比看看,暂时不买了。

    所谓下笔千言言不及物,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吧。一直没有写到我对这本书内容的感受,一直在谈这本书外在的美,但,请相信我,锦绣其外,金玉其中,这评价,本书当得起。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