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的共通体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9-14 10:22:00

作者[法]让-吕克·南希 
出版社: 河南大学出版社
译者郭建玲 / 张建华 / 夏可君 
出版年: 2016-6-1
页数: 342
定价: CNY 52.00



内容简介  · · · · · ·

《无用的共通体》是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让-吕克•南希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作者阐述了“共通体思想”,强调既不能认为共通体已经丧失了,也不能认为有一个可以实体化和主体归属的共通体统一性的组织,而是要在文学和写作的共通体中展开独一性存在的彼此的共在,并且在肯定与保护彼此之间的间隔,以此空无的敞开来形成无用或非功效的共通体。

作者简介  · · · · · ·

让-吕克•南希(Jean-Luc Nancy,1940— ),当前欧洲最著名的哲学家之一,他接续了德里达的解构思想,以共通体的非功效、基督教的自身解构、世界的意义与身体的触感,扩展了解构的论域。代表作有《无用的共通体》《素描的愉悦》《缪斯》等。




无用的共通体的书评 · · · · · ·

离弃的身体

Dan 评论 解构的共通体   2009-04-27 17:52:13


今天早上偶然玩手机,发现备忘录里抄下来的一段话,是去年6月从汪民安编的《后身体》里南希的《身体》里的一段话,当时是比较不知所云的,那篇文章与周围的福柯啊、朱迪斯巴特勒啊都形成鲜明的反差,那时我认定身体就是话语的,还没看到更多的无奈和不可能性。下午到文图又拿来《解构的共通体》重读,mr夏可君校过后总算有了个别法语单词,也更好读。原来南希在说的就是这几天我在思考的东西。

好吧,主要是关于无奈和不可能性。这跟思考时间时的挫败感是一样的。如果你将一样东西设定为谜,这个谜为其他的一切提供意义和符号,那么你反过来怎样追溯那个谜?你被生活、作品or other places里面的时间感深深打动,于是在一个状似河流体的时间处长久驻足,希望找到时间的秘密。你被一张脸深深的打动,想找到面容背后的秘密。可那只是一张皮啊。所以南希说没有脸。有的只是外展,“如果不是某种程度地脱离皮肤、脱离外皮、脱离表面,那又是什么样的身体呢?如果不是脱离和搁置一种被揭示和自行揭示的界限,那又是什么样的身体呢?”迷恋还有困惑都发生在外展的临界处。

然后,在迷恋发生的关节,或在事后,当认为在身体上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们可以言说什么?能不能通过一种散漫沉浸在语言的狂喜(jouissance)里?能的,但是如果要一个终极,那就是触及身体的“绝对”。这个“绝对”又是不可触及的。身体和语言对彼此而言都是不可渗透的,身体“永远不能体验话语的快乐,而话语也永远不能享受这个身体”。

那么就不言说了?不,反而要不断地言说,不断地试图触及,这是一种外-铭写(execrit),即“通过触及、通过落入沉默来加以命名”。首先,关于一种“事后”,身体的意义总是不能在当下获得,我们会在事后咀嚼符号、伪造符号、编织事件、更新意义,身体的意义就一直在延宕中,哪怕最微小的一个感触也永不能占有。其次,关于一种“事先”。不能被意义渗透的身体没有事先存在在任何地方。这个身体事先被离弃。这种离弃总是已经被给予。身体已经早早撤离,我们握着触感的踪迹。

身体的享乐发生在什么地方?“这个身体,在其自我的深处享乐,但这种享乐或快乐是作为身体的外展而发生的”。既是深处,又是外展,像一个兜,翻出来就是由里及外。享乐也存在与一个微妙的临界上。我们都需要一种技术,把临界的深渊转化为临界的享乐。

总归,还是不存在“身体”的,这是“由于身体不是一个概念,这样一种填充既是零又是无限,所提供的总是比一个概念逻辑所要求的既多又少”。

这篇短文有多处需要做mark。需要疏导的时候不妨一看。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