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世界的城市化》
来源:当当网   发布时间:2016-04-05 15:39:50

23918178-2_u_4.jpg



作者:陈功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3月 



编辑推荐

◎这本书开创了一个领域,从一个人们颇为陌生的角度解读了城市化,这是造成资本过剩的根源;也阐述了事情的机理和原因,让我们了解世界经济危机的周期性与城市化的关系。

◎这本书还创设了一个“危机三角”的理论模型,可以用于方便地解释城市化所导致的种种非理性现象。利用智库信息分析模型,有别于一般金融理论和城市化理论。为关心金融和城市化话题的读者开辟了一个新的认知思路和分析角度。

◎全书论述严谨,紧扣主题,数据翔实,涉及了近一时期在经济金融层面的诸多重大事件。并且对众多金融概念做了通俗解读。读者群广泛。 



内容推荐

本书作者为信息分析专家,该书通过长周期视角的追踪,观察上千年以来世界城市化浪潮与资本过剩、金融危机的相互关系,并在此基础上推导出“危机三角”模型。书中内容对当前全球陷入的资本过剩危机从战略而非战术层面做出了严肃预警,对各国政府竞相推动城市化的做法乃至发展经济学的目标提出了质疑。全书跨度跳跃较大,涉及城市、采矿业、资本与货币、股市、战争、房地产、消费与环保等多领域。书的最后提出走出资本困境的几个解决方案设想,具有极其超前的思维和视野。



作者简介

陈功,智库学者、安邦咨询创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员。著有《马航MH370失联十七天》《信息分析的核心》《陈功三论》《分析的艺术》等。



前言

究竟是谁制造了现在世界金融市场的动荡?是隐藏在某个角落的金融天才,还是某些国家的政府?资本泡沫是无缘无故产生的吗?世界金融市场的动荡是周期性的吗?产能过剩是怎么形成的?什么因素决定了经济危机的周期性?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如何理解这些频繁发生的金融动荡和经济危机?

这本源自一份研究报告的小书尝试性地解答了这些问题。你可能同意这里的观点,也可能不同意。这显然是见仁见智的事情,关键是这本小书,开创了一个领域,从一个人们颇为陌生的角度解读了城市化是造成资本过剩的根源;也阐述了事情的机理和原因,让我们了解世界经济危机的周期性与城市化的关系。同时这本小书还创设了一个“危机三角”的理论模型,可以方便地解释城市化所导致的种种非理性现象。

从严格意义上讲,我并非是在追求学科框架下的论证,吸引我的是现实世界,这个现实世界是如此多姿多彩,在魔幻般的亮丽外表之下却又隐藏着如此之多的灾难动因:惊人的城市化速度、货币的滥发、资本的扩张、对自然界的掠夺,无止境的人类欲望……所有这一切就发生在我们的眼前,我们需要加以归纳和理解,而这就是我努力要做的事情。

我相信世界不应该是这样:永无止境地放纵自己的本能,用各种“进步”的理由去掠夺自然界的宝贵资源,甚至再用各种各样出色的“理论”加以修饰。有时,我们应该安静下来倾听一下舞台幕布另一面的声音。因为这样的声音,也许可以让众生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反思世界以及它的未来。

请您耐心把这本书读完。



部分章节试读

                       城市化驱动资本过剩


从欧洲到美国,再到中国,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轮世界城市化的疯狂进程。一是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以及发达国家的再城市化同步叠加,产生了惊人的价格以及资源需求,以此拉动、凝结、消化了大量的全球资本,同时刺激了资本的狂热扩张。在这样的过程中,人们的欲望往往掩盖了资本风险,缩小了市场的名义风险,扩大了市场的实质风险,最重要的结果是推动全球资本走向严重过剩。

资本在我们的世界是如何成为祸水的呢?

丹麦,维兹奥勒。

起初,36岁的本地企业主克里斯汀森女士(Eva Christiansen)并没有很注意数字。银行打来电话说,她通过了银行审批,可以得到一笔小企业贷款。她高兴地叫了起来,手舞足蹈。朋友还给她拍了照片。

“我想我得到贷款时太高兴了,都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她回忆道。

之后,银行再一次向她介绍了利率:–0.0172%——低于零的负利率。尽管需要支付一些费用,但是银行还会向她付利息。每月才刚刚超过1美元,可还是出人意料10。

对欧洲的借款人来说,这是一段诡异的时期,仿佛有一个虫洞打开了,一切惯常的金融原理都不再适用的平行宇宙。投资者明知道德国人不会全额偿付,还是向该国借出了40亿美元。瑞士食品制造商雀巢(Nestlé)发行的债券,最近在市场上的总值远远超过其实际价值。

这种颠覆常理的交易,反映了欧洲地区糟糕的经济前景,此时政策制定者们为了重振经济增长,运用了各种可能的手段,甚至将利率压到零以下以期鼓励借贷和消费。于是在这种环境里,一些最简单的银行业务也变成了奇闻。

消费贷款和按揭的利率直接为负的情况仍然很少见,克里斯汀森似乎是少有的几位实际拿到负利率贷款的人,而银行目前还在琢磨业务该如何推行。现在,另外一些丹麦人把钱存在银行账户里时,银行还会收取费用。

上个月,27岁的学生伊达•莫特尔森(Ida Mottelson)收到了银行的电子邮件,通知她将开始对她的储蓄收取0.5%的保管费。

“一开始我还以为我理解错了,结果没错。”她说。

莫特尔森正在读保健学硕士,居住在哥本哈根以西大约100英里的城市欧登塞。她说,她一直在关注央行的新闻,为了确认对电子邮件的理解,还专门给银行打了一个电话。

“我超级天真地问他:‘能给我解释一下吗?’对方努力解释了,但我感觉他的意思是说:你干脆把钱转走不就行了?”

世界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关键在于外表迷人的城市化。

如果穿越到奥古斯都的古罗马时期回望今天,你一定会吃惊的,因为世界的轮回是如此相像,人类对于“造城”的热情,始终不渝。

20世纪90年代末,西班牙政府为了使本国经济迅速地向欧洲平均水平靠拢,制定了加快本国经济发展的战略。然而,政府并没有将发展高科技和制造业当作经济增长的动力,而是把房地产业视作经济发展的新兴“支柱”产业。政府认为房地产业“赚钱”效应大,财富来得快,能够尽快地把西班牙经济带上去。为此,政府于1998年通过了国家土地法律,让全国几乎所有土地都可用于开发,于是房地产开发的“热潮”蓬勃兴起,大量信贷资金流入房地产业,地方政府也靠卖地生财。建筑工地在全国随处可见。工地上塔吊林立,机器声轰鸣;各地的售楼广告让人目不暇接。房地产业从此成为西班牙经济发展的一大“引擎”。据统计,在1999—2008年期间,欧洲新屋建设的三分之二都发生在这个国家。

与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一样,西班牙房地产业的繁荣,高度依赖于银行宽松的信贷政策。房地产商搞开发的钱都是银行贷款,这些贷款现在则大都成了不良债务。1999年西班牙加入欧元区后,贷款利率曾经明显下降,银行竞相提供贷款和按揭产品,越来越多的西班牙开发商和居民能够得到贷款,进一步刺激了房地产业的发展,但同时也给房地产泡沫的形成和破灭埋下了隐患。有关的新闻报道称,西班牙央行承认,目前国内银行投入房地产的5800亿美元资金中,有2400亿存在问题,约占41%。西班牙最大的银行之一Ibercaja的贷款中,有53%是房屋抵押贷款;另一家大银行,马德里Bankinter SA银行的房屋抵押贷款比例为46%11。而目前有超过13%的西班牙房产价值已经缩水,并且价格将会继续下跌,预计未来几年会有超过25%的房产总价值跌至贷款总额以下。这样一来,出现后来的结果就不令人奇怪了。西班牙银行坏账比例升至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不良贷款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增长。

人类在消费主义本能的支持下,对壮美城市的追求从未改变过,没有钱的时候会这样追求;有钱的时候,这种追求就会变得更为狂热与失控。1999年后的世界,伴随着欧元的诞生,投资人口的自由流动,欧洲资本从原本集聚的盎格鲁–撒克逊高地向相对廉价的拉丁低地和边缘的高纬度地区倾泻,从而推动欧洲经历了一波欧洲现代史上的再城市化狂潮,掀起了一场资本狂欢。这一轮资本狂潮的基本特征都是,低利率、量化宽松、房价高企,城市化兴风作浪。

即便经过了数年消化,到了2013年,房地产咨询公司公布的数据依然令人瞠目结舌:到2012年底,西班牙市场上还有80万套二手房、70万套刚入市的新房。另外,还有30万套违约被银行强制出售的房子,以及15万套即将被银行强制出售的房子。如果再加上25万套在建的房屋,西班牙的房地产供应量已经超过了200万套。如果对这些西班牙的数据没有概念的话,我们可以参考一下正常年份的西班牙房地产市场:西班牙总共约有4800万人口,通常每年平均消化的住房只有20万套。这也就是说,西班牙的银行家和开发商合作,为西班牙和来到西班牙的欧洲投资者,准备了10倍于正常需求的房子。

在欧洲,远不仅是西班牙。欧洲的高增长模板,被称为“凯尔特之虎”(Celtic Tiger)的爱尔兰,在欧债危机爆发之前有过十分辉煌的历史,它以经济规模计算的外国直接投资一直位居世界第一。这个长期为世界资本所青睐的国家,1994年至1997年的年均GDP增长是7.7%,1998年至2000年更高达10%,成为欧盟乃至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爱尔兰的人均收入从1万美元,一路上涨到5万多美元,甚至一度超过英国。爱尔兰原本是以农牧产品出口为主的经济体,结果它却在城市化的路子上跑得飞快,大力发展房地产行业。1996年,房地产业在GDP中的占比是5%,2006年就翻番达到10%。公共住房领域的投资增长成为爱尔兰投资增幅最大的领域,1995年至2000年,用于住房的投资为33亿欧元;2000年至2006年,这项投资就达到了105亿欧元,增幅达到218%。

爱尔兰人将新到手的资本再投资于房地产,开发商将码头变成办公楼,牧场变成了住宅区。仅仅在2006年一年,开发商就建造了9.3万座住宅楼,是10年前的3倍12。不过,依靠资本支撑的非理性繁荣终归是靠不住的,爱尔兰从2008年至2013年,住宅楼价下跌过半,其中公寓价格下跌幅度更是高达63%,失业率上升到两位数,连累爱尔兰的银行都要向国际社会寻求援助,否则就会破产。城市化和资本过剩的狂潮过后,留下的是一片狼藉。

长期以来,冰岛主要的经济增长来源于渔业、旅游、能源输出,其中贡献比例最大的是渔业。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冰岛人民逐渐富裕,他们将自己的子女送到国外的一些知名大学学习经济、金融,进而转变了观念,觉得金融业才是高人一等的行业,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所以在冰岛,许多人开始盲目地转而从事金融服务。在冰岛荒凉的国土上,出现了大量的商业写字楼群,荒野极地之上的楼价出现了令人吃惊的大幅上扬。2001年时,全国每套住房的平均价格还仅为1500万冰岛克朗,约合23.6万美元;到了2007年11月这一价格则超过了3000万冰岛克朗,约合47.3万美元,这个酷寒之地的房价整个翻了一番。冰岛也许是我们这个世界得以观察资本和金融推动城市化的最极端例子。当然资本泡沫破裂后的结局也非常悲惨,前不久有一位中国房地产商人黄怒波拿了880万美元,就买到了冰岛0.3%的国土13。

希腊是欧债危机之后,始终牢牢占据欧洲危机程度榜首的国家。除了欧元对希腊再度城市化有着喷气式发动机般的助推作用之外,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也是一次投资高潮,这一切都导致希腊的资本过剩比别的欧洲国家更为严重。而自从发生债务危机以来,希腊的房地产价格下降了35%—70%不等,即便如此,希腊的房地产依然难以吸引到大量的投资客。原因在于,希腊的房地产市场早已经成为银行业的负资产,希腊银行业早已不对任何本国居民的购房提供贷款。现在购买希腊房地产的都是外国人,其中中国人就占了45%甚至更多。原因在于部分中国人对于希腊政府买房送移民签证的优惠政策很有兴趣。

实际上,希腊政府的债务问题是40年累积下来的。军人政府倒台之后,希腊有了快速的发展,特别是希腊加入欧盟、使用欧元之后,希腊经济增长迅速,为了证明欧元可以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希腊政府效仿欧洲其他国家给民众提供更好的医疗、就业保障。为了支持更好的社会福利,政府的钱花了不少,但税收却始终上不来,由此走上了举债发展的道路。加入欧盟的希腊,近10年来经济始终保持4%的增长,增幅比欧盟国家2%的平均水平高了1倍,但政府财政也到了破产的边缘。目前希腊政府的财政赤字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3%,公共债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13%,远超过欧盟规定的3%和60%上限。而且希腊公务员和政府机构聘用人员高达100万之多,几乎占到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臃肿、庞大的政府机构,成为政府财政的一个沉重负担。

在欧洲,还有老牌的豪华型房地产国家,如英国和法国,它们的房地产价格也在欧洲再度城市化的过程中迅速暴涨。事实上,欧洲除了德国这个注重产业立国以及房地产租赁市场完善、法规严格的国家之外,基本上各个国家都没有逃脱这一轮再城市化的投资狂潮,房地产价格都有过显著的上涨,金融、资产管理行业都有过显著的繁荣期,泡沫化特征明显,同时也都在猛然间遭遇华尔街金融风暴和债务风暴的袭击。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