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为房产税涉及的就是富人
来源:凤凰财知道   发布时间:2017-12-26 08:41:46

生产出多少,生产出的东西质量如何的问题;所谓需求就是人们在现实的条件下,能消费什么,消费多少的问题。虽然不能简单认为有什么样的需求,就会有什么样的生产,消费决定生产,需求决定供给,但在目前我们所处的这个阶段上,特别是就我们目前面对的问题来说,需求的问题,老百姓现实的消费能力的问题,仍然是首要的问题。

可以这样说,如果供给的问题不能很好解决,这个台阶我们会上得很艰难,很缓慢,尤其是国际上的竞争性目标难以实现;但如果需求的问题不能很好解决,可以断定,这个台阶根本就上不去,甚至在社会层面上会出现大的问题。这两者孰轻孰重,我相信不难判断。

那么在需求的释放上,我们现在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或最主要的制约因素是什么?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下面三个因素。

第一是居民的收入水平。也就是老百姓能买得起什么,能消费多少。在这方面,应当说并不是很乐观的。

具体的数据就不说了,只讲一个简单的对比。日本和韩国,中国的台湾和香港,都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经济起飞的。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也就是大约经过不到20年的时间,这些地方就变成了富裕的国家和地区,那里的老百姓,也从穷人变成了富人。

而我们这次经济起飞,起点比上述有的地方要高,速度比他们还要快,起飞的时间相当于他们的两倍。而到现在,大部分人的收入,特别是消费能力,还处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造成这种状况的因素,我想主要有三个。一是整个国民财富的分配,过于向国家倾斜,国富民穷的现象是不容忽视的。二是贫富差距巨大,巨额的财富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第三,就是收入偏高的人群,这些年也是把点钱主要花在房子上了。

因此,现在政府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应当是继续加大从居民手中抽取财富的力度,而是要还富于民,提高居民的收入,保护居民给的财富。任何加大抽取力度的行为对今后的消极影响都是不可低估的。

第二是社会保障。在后置业阶段新的需求能不能释放出来,人们的消费水平能不能有阶段性的提高,除了人们的收入水平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社会保障,是如何解决人们在消费上的后顾之忧问题。

应当说,在这方面,尤其是从前景的意义上说,并不乐观。经济增速放缓,人口老化,现在社会保障已经是捉襟见肘。不但在一般的意义上人们对社保的预期并不高,甚至在最近一段时间,这种预期有进一步恶化的迹象。为什么黑龙江的养老金亏空会引起这么多的议论,为什么人们对医保中停用部分医疗耗材的规定这么敏感?与人们对未来的忧虑有直接关系的。

不得不承认,将来养老也好,医疗也好,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还是得依赖于个人。因此,人们手里的房子,在很大程度上是作为一种社会保障而存在的。换言之,有人买了第二第三套房子,有的是有一种养老基金的含义在里面的,到时候,养老的钱不够的话,用房子来养老。也就是说,那第二第三套房子,是养老的钱。

如果征收房产税,让他们的第二套第三套房子也拿不住,养老和医疗的问题又很难考政府来解决,必然会大大打击他们的消费信心。要知道,现在有人还敢花点钱,还敢消费一点,是因为他们手里有两套三套房子。

第三是对未来的预期。这主要是就当下而言。应当承认,现在很多人对未来的预期并不是很乐观的,人们的心气并不高。经济增速放缓,很多企业处于不景气的状态,人口迅速老龄化,城市的土地基本卖完了,政府的支出仍在大幅度增长,由于过去这些年货币超发导致的货币贬值的预期强烈。应当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的情绪和心气并不是很高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台房产税,甚至过多地议论房产税,都是很不明智的。

这里特别要说明一点,不要以为房产税涉及的就是富人。随房产税而来的房租上涨最终会波及社会的下层,这样会导致整个社会心态的变化。

在当前的情况下,如何处理这个问题,要特别注意两点。一是要改变政府与民争利的倾向。二是要防止政策受民粹主义的过些和左右。

上述所说的后置业阶段的消费升级和经济转型,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我们要做的是为这个转型创造条件。在这当中,善待善用在过去20年老百姓积累的以房子为载体的财富,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基于此,一些认识上的问题要澄清。因为要出差,有的问题来不及写了,只能把此前文章中提到的几个问题摘引如下。其中的一些问题,将来有时间再详细讨论。

(1)尽管这笔财富以及这笔财富形成的过程中,存在种种的问题,但要看到这是中国老百姓在改革开放30年中积累的唯一财富。尤其对于年老的一代而言,长期低工资、低保障,他们在价格比较低的时候买了房子,这些房子在这些年间有了可观的增值,可以部分地视为对过去低工资低福利的补偿。

(2)尽管在住房的拥有上很不平均,但要看到,城市居民绝大多数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住房。真正的无房家庭,少之又少。在一二线城市,真正的无房户主要是新市民。因此,可以说,过去30年间积累的这笔以房子为载体的财富,涉及千家万户。

(3)对于拥有两三套房子的家庭而言,在整体社会保障很不健全的今天,那实际上是他们为自己购买的一份社会保障。尤其是考虑到由于一孩化导致的未来严重的养老问题,那些房子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养老基金的含义在里面。

(4)中国目前正处在消费升级的关键时刻,这个消费的台阶要能够上得去,必须要解决人们的后顾之忧问题。要看到,在社会保障很不健全的情况下,现在有人还能敢花点钱,还敢消费点,是因为手里有两套三套房子,心里有点底。如果你把这个再给弄没了,这个消费升级的台阶是上不去的。

(5)中国的未来应当是建设一个有产的社会,而不是一个无产的社会。有恒产者有恒心。从更现实的角度说,这几年很多有钱人跑了,财富转移出去了。现在留在国内的很多是中产阶层,有的好一点的,有两三套房子。我们应当保护他们的财富。

  (作者:孙立平,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