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特朗普来一场改革的赛跑
来源:新浪财经 意见领袖   发布时间:2017-12-22 14:49:02

内容要点:我们应抢得先机,在特朗普精简机构前我们也应该实现减员增效,削减政府机构。机构越多官员越多对企业审批越多,拦路虎也就越多,企业效率就上不来,影响企业利润。


  特朗普圣诞大礼包要如愿以偿的降临到美国民众头上,减税政策把企业税从原先的35%降到21%,低于欧洲税率最低的英国的25%,等于是在吸引全球资本来补贴美国。全球的资本被美联储通过缩表通过加息欲将向美国流动。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巨大的中美贸易逆差十分恼火,认为在自由贸易中中国占了美国便宜,严重损害了美国人的利益,甚至炮制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列为竞争对手,还为贴上“修正主义”国家的标签,说在经济上侵略美国,特朗普的企图是要采取单边贸易来掩盖资本主义的矛盾,转嫁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

  上个月特朗普来中国访问,我国还超规格在故宫接待了他,并送给他2500亿美元的大单,之前习总书记还说过: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这些都表明我国言行如一重视发展同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但特朗普政府把中美之间的贸易双赢的交往说成不正常的竞争性国家。其意图就是对中国推行单边贸易保护找借口。

  自特朗普上台后,声称实行美国军事收缩。基于“美国优先”原则对气候政策进行大幅调整,其中最令人震惊的就是单方面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令全球气候治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合作成果受到重创。美国还相继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退出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甚至拒绝承认我国是市场经济地位,美国贸易保护思潮笼罩在全球上空。

  美国作为举足轻重的大国,单独挑战已经制定好的规则制度,对待全球的其他经济体特别是对待中国这样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采取贸易保护政策,要打贸易战,这等于是特朗普要把美国封闭起来自成一体。我国现在正在实施一带一路,与亚、欧、非等经济体实行贸易往来。而美国却要倒行逆施,在经济上与很多国家采取不合作态度。

  其实特朗普是在玩一种危险的游戏。美国是靠什么来维持其国内的物美价廉?主要靠强大的美元体系。中国曾经低廉的劳动力是美国物美价廉的基础。比如在中国生产一双鞋,中国工人的工资都用不了一美元,可是在美国国内企业生产同样的鞋就要付几美元工资,工资的差距好几倍,一些美国企业就在这样环境下搬来中国。

  在美国买同样一个普通品牌的鞋子,一般十几美元就能搞定,十几美元在中国也就一百来块左右人民币,但现在谁能花百来块人民币在中国商场能买到一双品牌的鞋子?那么为什么鞋子是在中国生产的,在低人工成本的情况下、价格卖的反而比美国高呢?不单是这鞋子,就是汽车、汽油、手机等等,这么说吧,凡是能批量生产的普通消费品,美国的价格都要低于我国,但精神类消费品要另当别论,比如看球、听音乐会、买书籍,这种消费品在美国要高出我们许多。

  当然精神类消费在中国不是最重要,因为我们还处于发展阶段,最关心的是自己的钱袋子和菜篮子。可是美国人的收入水平是中国人的六至七倍,但他们的日常生活成本反而比我们低。日常消费问题是平民最关注的问题,平民对生活物品上涨最为敏感,富人与平民花同样的钱买食品,但就他们所花同样的钱占各自的收入比例而言,对富人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但对平民可就昂贵的多,平民往往因食物的涨价而入不敷出。

  平民最害怕物价不稳,可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却要承受发达国家的物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巨大反差?这里面就牵涉到一些资源错配、制度设计等一系列问题,比如税收问题,本来税收设计是来平衡财富差距过大抑制物价的,用直接税来对个体财富进行调节,可是我国的税收制度向来是雁过拔毛式的间接税,比如3500元起征点的工资税,有的一家好几口人仅有一个人拿工资,即使这个平均人均才几百块的家庭,但一个人工资过了3500的起征点,也必须要交税。

  还有房子问题,房子是把穷人推向无尽深渊的一种财富转移制度。对于穷人来说,买一套房子仅是居住功能,房子升值又不能卖出,往往穷人为买房子还要血洗三代人财富,可是富人就不同了,富人囤积房产是为了赚钱。市场上房子集中在富人手里,穷人想买房子却要花更多的钱向富人手里购买,房子是每个人最基本生存必要要件,可是这个必要要件现在却变成少数富人掠夺大众财富的工具,而且这么重要的东西却缺失税收调节功能,导致房价越调越高,高的多数人要透支未来。

  高房价使大部分人要节衣缩食无法消费,进而高房价又促成高租金,高租金又摊入工资成本和产品成本中,这也是中国的商品一直很贵的重要原因。 本来这些都可以用税率来调节的,可是我国往往最需要调节的东西往往又最缺位。

  房价涉及到政府利益问题,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相当突出,靠卖地发公务员工资、卖地来搞基础建设,卖地财政又与农民利益发生冲突,又要添设一些机构来维稳,机构不断扩大,机构臃肿导致难以简政。问题积聚了一大堆后又不敢大刀阔斧来进行改革,怕引来社会动荡,只能用拖延的办法来延缓危机,这又导致一些改革错失了良机。

  比如投资四万亿,2009年是我国转型最好的时机,可是我们雄心勃勃却要挽救全球经济,说拯救别人就是在拯救自己,现在川普怎么要抛弃这种逻辑?当时实在是浪费了我们的转型良机,现在积重难返反而要仰人鼻息。

  我们虽然获得经济上的一些成功,但成功背后是透支人力成本和不惜代价耗费资源的污染成本,这些成本又抵消了高税收成本,也使美国先前剪中国羊毛享受低消费。现在我们人工工资因高房价而涨上来,中美之间的收入差距缩小了,于是特朗普要退群搞贸易保护。

  特朗普的贸易运作方式就是用税率作为武器来迫使企业回流,进而提高美国中下层的就业率。可是美国是个高度依赖国外资源的国家,他们生产的产品也要销往全球各国,现在特朗普利用减税这个“杀手锏”来吸引外国资本,也使中国的资本外流,反而破坏中美之间的汇率平衡。

  单就贸易保护而言,美国本土昂贵的产品成本一定会使美国中下层民众难以承受,而且美国本土又没有那么大的消费市场,昂贵价格又限制很多国家的购买力。但美国的科技使美国货对于其他国家又不可或缺,可是其他国家在产品质量上又无法与美国货抗衡,于是各自为政各自为战的贸易保护壁垒在特朗普首先挑起的贸易保护政策下应运而生进而会大行其道。当每个国家都筑着高高的贸易壁垒,各国画地为牢,民粹主义思潮一定会抬头,产品输出要靠战争。这样美国会独善其身?

  特朗普的政策对中国的影响不可忽视,美国是我们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美国企业回归会导致我们很多外企的中国员工要首先失去饭碗,中国还有那么多依靠美国市场而生存的企业,如果一旦中美进行贸易战,我们有大量相关人口失业,而我们为城镇化建设的一些设施,比如密如蛛网的高铁、比如林立的商场、比如规模宏大的工业园区,这些设施都因为没有订单没有消费能力没有经济活力而无法维持,耗费大量资金和大量的土地资源则成了资源浪费。

  特朗普打贸易战是建立在其他国家的痛苦之上,这种贸易战是不会长久的,特朗普减税之前曾说过,税收改革不会增加联邦预算赤字或国债。因为滥发钞票,不仅经济难以复苏,还可能会造成社会贫富差距拉大。这就意味着美国唯一办法就是要精简政府机构,不然庞大的政府机构不可能使税收减少。所以我们要警惕的是,美国政府的精简,甚至我们应抢得先机,在特朗普精简机构前我们也应该实现减员增效,削减政府机构。机构越多官员越多对企业审批越多,拦路虎也就越多,企业效率就上不来,企业没有效率就失去税收来源。

  所以要抢在特朗普前面改革,与特朗普改革“抢跑”,我们的精兵简政搞得好就会使更多企业再次强大起来,看来企业效率离不开政府的精兵简政。企业有了竞争力,便具有一定优势,东方不亮西方亮,在一带一路中我们也可以安全“着陆”,那样特朗普的贸易保护计划只会泡汤甚至作茧自缚。

  (作者:许权胜,资深财经评论员,长期在金融行业一线工作。)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