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好诗赏析:岸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21 10:13:09

傍晚时分,我被河流匆匆带离城市。
水流似乎遵循某种目的,
将我引向星球的隐秘。

我看到故乡反向运行。
水草丰满,雁丫失语,错落的旧梦
建筑起崭新的十月。

倏尔,一个轻浪将我揽入淤泥
我看到河底升起庆祝的烟火——
两位少年隔岸举行婚礼,
仪式对称得恰到好处。
但他们曾经错失的亲吻,却无法重新获得。

岸边的白马已不再饮水,它们将遁入
更深的季节,率先抵达一场突如其来的葬礼。

我不禁去想,死去的人们都在哪里生活?
夜幕低垂,河水渐冷。我回忆起一件往事:
捕鱼为生的亲人就是这样消失在湍急的河流中。

我猜想他依旧会在黑暗中悄悄布网,
捕捉狡猾的旧梦以及隐忍的忧郁。

他会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不断撞岸
直到明日像花瓣尽落,河流也忘却了他。

至此我已不再担忧自己的命运,
也停止了对这场流向的幻想。
就像城市已近干涸,并不使人留恋。



点评



本诗的开篇颇有意思,不说抒情主人公自己离开了城市,而是说河流将他带离了,从而化“主动”为“被动”,调整了主观的视角,为叙述增添了少许客观性,从而将抒情置放在一种克制的语调中。故乡的“反向而行”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于是,引出了“失语”和“旧梦”,以婚礼和葬礼对比出现,怅惘的情绪跃然纸上。诗的后半部分承接前述的“反向性”调子,描写了关于死者的想象和追问,“死去的人们都在哪里生活?”诗句在稍显偏离时,诗人又适度调整,回到“河”的航道上,以捕鱼的亲人之死继续由实入虚的陈述,他在冥界延续生前的工作,只是打捞的已不是鱼虾,而是“梦”和“忧郁”那种抽象的存在。“撞岸”是以尘世的艰辛对另一个世界的照应,实则还是抒发对现实的不满。本诗的末句耐人寻味,“就像城市已近干涸,并不使人留恋”。人类科技文明愈来愈发达,但生存的状态却愈来愈糟糕,这不能不让人深思,一个“干涸”的城市,不仅不会让人留恋,最终会给人类带来毁灭的后果。这或许就是《岸》的题旨所在。




特邀点评人:汪剑钊


诗人简介more>

栗鹿

诗歌、小说作者。作品发表于:《诗刊》《扬子江诗刊》《青年作家》《青春》《作品》“one一个app”等。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