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好诗赏析:雷声,或者语意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25 10:02:00

这么长久的雷声
却不见大雨落下
我必须引以为戒了
至少,我必须认真地倾听
剖析它们的来路

这多么像长嚎之人却不见眼泪落下
这多么像蓄势已久的朗诵却不见一句台词
这多么像一座大房子敞开着却不见一人出入
这多么像道士忘我地念念有词地做法事
却不见一名至亲在场
这多么像长篇巨著中未有一个主角现身

或许,这世界只是个虚拟
只有雷声是真实的
或许,恰恰相反
雷声虽然通天,却未必通晓人间
或许,雷声言不达意
我们已经入木三分



点评


诗的题目是并列关系的两种事物,“雷声”是一种意象,象征表面的、具体的现象和形式;“语意”指抽象事物,指的是现象、形式所蕴含的内在的实际意义。“或者”表达一种选择或判断的不确定性——既然雨点小,雷声如此“长久”这一现象蕴含着何种意义?全诗也围绕着这个疑惑进行的思考和“剖析”。

第一段运用了中国古典诗词“兴”的手法——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由闻“雷声大雨点小”这一现象,引起“我”的疑惑和思考。那雷声有何“来路”——雷声这一现象蕴含的意义是什么?难道不是因为要下大雨才会有雷声吗?为什么没有大雨,却有长久的雷声?雷声产生的原因是什么?“雷声大雨点小”只是个别现象,诗人以此为“楔子”,延伸至对各种现实世界各种普遍现象进行思考,由点到面展开富有哲理的进一步思考,这就推进出诗的第二段。

第二段五个排比句中都包含着转折,有两重作用:一、“却”是转折,是形式与意义的脱离,“却”字前后,分别是形式以及本该由这现象形式所包含的真实意义;二、连用五个排比,借鉴了古典诗词“赋”的手法铺陈直叙日常生活的例子,表达了已经发展成一种普遍常态、随处可见的现实——人的行为与意义的错位甚至缺失真是的意义,导致的结果是:人的行为、社会的许多现象都流于形式,人的行为的目的只在于行为的表面,而剥离了其内在的意义,无人探究意义,于是本末倒置,虚有其表,真情实意、真理是非都沦为一种“表面动作”。五个排比句,读来重复,诗人借此加重了批判的感情色彩,所有的现象、行为动作都是一种“语言“,词不达意,或者言不尽意,或者索性失去了“语意”。此段是对诗主旨的明显递进和延展。

第三段是全诗主旨所在,一方面起到点题的作用——三个“或许”与诗的题目“或者”呼应,“或者”“也许”表达诗人对所“剖析”的问题答案的确定性;另一方面,又呼应第一段,作为“我”对雷声进行“剖析来路”,结果便是第三段的三个“或许”——充满不确定性,没有绝对的答案。人间(人类社会)比天(自然世界)更复杂,雷声或许在表现大雨将至这种自然现象上“言不达意”,然而人们却将人间万事表演得“入木三分”。“入木三分”一词用以反讽人们自以为是地陶醉在表面的真实,全诗的主旨在反讽中得以升华——为何诗人一番“剖析”之后还是不确定呢?也许这“剖析”本身也是“言不达意”的,所以只有“剖析”只是个单纯的动作,或者流于形式,即便把“剖析”演得入木三分,其实并未触及深意,所以并不能得出确实的答案来。

点评网友:豫小夏


诗人简介more>

南秋

连占斗,1964年生,福建省大田县人,福建省作协会员,大田县作协主席, 1990年以“福建三家巷”参加《诗歌报月刊》第二届全国现代诗歌群体大展,著有诗歌集《太阳的语言》《田野的钥匙》《光与影的阶梯》《天地之吻》《大地的心跳》等五部。作品先后在《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福建文学》《滇池》《黄河诗报》《海峡诗人》《泉州文学》等发表,曾入选《2011年中国诗歌读本》《2010-2011福建优秀诗歌选》《2011-2012中国诗歌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12卷》《爱情宣言—情诗精典》《中国好诗歌》《2014年中国诗歌选》《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诗人生日大典》《汉诗三百首》《2017中国新诗日历》《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双年诗经—中国当代诗歌导读暨中国当代诗歌奖获得者作品集》《中国新诗•短诗卷》等。主张诗歌无技法只求自然,无流派瞻观古今,无厚薄独爱博大之作。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