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可怕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21 14:42:00

投稿者: 子愚

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她。一个现在的我陌生的人。我梦见她的离开只是一个玩笑,梦见我在回宿舍的拐角遇见她拿着行李箱又是第一次见我的表情,然后我冲上去抱了抱她,拉着她,引着她去我们的宿舍,我们又成了舍友,她对我说,其实是搞错了啦,她什么事都没有,然后拿了一堆的书,抱到床上,开起了她的充电式台灯,把床帘......

  昨晚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了她。一个现在的我陌生的人。

  我梦见她的离开只是一个玩笑,梦见我在回宿舍的拐角遇见她拿着行李箱又是第一次见我的表情,然后我冲上去抱了抱她,拉着她,引着她去我们的宿舍,我们又成了舍友,她对我说,其实是搞错了啦,她什么事都没有,然后拿了一堆的书,抱到床上,开起了她的充电式台灯,把床帘拉紧,从床帘里还传出她的声音,我觉得我得好好补一下我的功课了,我不在的时间缺了好多·····

  真的和她的处事风格一模一样啊。

  惊醒之后我大概呆了很久很久,迷迷糊糊的时候脑子真的很钝,感觉过了好久,真的清醒以后才发现躺在宿舍里的我只是做了一个很真实很真实的梦罢了。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想起来这个朋友了。像当初写给她的最后一封,她永远都看不到的信里我说的那样:我终究有一天是会把你忘记掉的。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以前,我一直挺惧怕时间的。

  我常给自己算一遍年龄,每个时间点掰着手指算,不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多大了,只是觉得,一算一惊,每算每惊,原来已经快过掉两遍十个手指了。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求,时间真是让人躁动不安啊。

  这几天闲来无聊的时候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宿舍,偶然间发现一小篇在大学刚开学时写的日记,其实上了大学以后我就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了,这是大学的第一篇也是大学的最后一篇。初高中的日记全都陪葬了我那坏掉的U盘,蛮可惜的,如果“活下去”是一种对生命的妥协态度,那每每看着过去的自己未尝不是一次又一次的重获新生。

  笑余计日忙何事,看罢秋花又春梅。

  搞不明白人不过是无数细胞的堆积,支离破碎的,怎么又能生出这么多的感情。

  高中毕业的时候真的不想离开母校,只恨太匆匆,想着母校给我的点点滴滴,银杏树,教学楼,食堂,还有一群损友,会很想和他们再促膝长谈,即使那时候大家都在急急忙忙整理行装。

  刘若英曾说:“人的一生,不是在争取自己的空间,就是在适应别人的空间。独处是将自己无限放大,相处则是尽可能地缩小,去适应别人空出来的位置。”

  独处是将自己无限放大。相处是去适应别人空出来的位置。

  我觉得这两年我最多的是接受了并学会了怎么真正去相处,同时又没有抛弃独处。平静之时慢慢地学会觉察自己内在的涟漪,用一颗晴朗的心去观察生活和观察身边的人。

  其实时间也没有那么可怕,我还好好的嘞。反正,终有光景蹉跎的一天,终究会有我消磨殆尽的一天,但在那之前,是时间消毒了我一个又一个伤口,才让我不会因为这些坏疽而崩溃。

  我还挺满意的。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