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河山可骑驴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9-13 08:49:21

索书号:K872.44/1

作者:  王这么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副标题: 中国之美在宋朝
出版年: 2016-6-1
页数: 312
定价: 39.50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35484055

内容简介  · · · · · ·

☆一本有趣,有知识,有真性情,有诗词,有爱恨情痴,有快意恩仇的硬货书

☆少见的将宋词解读,文人生活、历史事件相结合的具有故事的文化随笔

☆装帧精美,大量体现宋人生活的精美古典人物工笔画与彩色山水画

☆豆瓣阅读上线,长达近4年保持9分以上的高分作品

---------------------------------------------- ---------- - -----------------------------------------------------

作者用幽默、犀利、透彻的文笔,品评诗词,在史料中爬梳披捡,小至词人的生活、个性。大至政治事件、战争,抽丝剥茧,展示出宋时既宏阔有细致入微的社会人文。

宋朝是中国文化的巅峰,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南宋灭,日本“举国茹素”。

宋朝令人敬仰尊崇并引进学习的社会文化,到底有什么魅力?那些文人墨客与他们流传千古的诗歌有着什么不一样的故事?

---------------------------------------------------------------------------------------------------------------

四十九岁的陆游骑驴入剑门关;

欧阳修少白头,他早就明白,天命有多无情,人意有多卑微,声明有速朽;

苏东坡,真正旷达之刃,俯仰天地间而无愧;

张汝舟的失败,在于他看轻了李清照,她宁可面对世俗嘲骂与牢狱之灾,也要寻回自由身,勇气与决断,近于壮士断腕。

让当下的我们跟随陆游、欧阳修、苏东坡、姜夔、李清照、陈亮、朱敦儒、辛弃疾、秦观、晏几道等诸多名人的生活与故事、游历各阶世相,领略诗词背后不一样的爱恨情仇与悲欢离合,寻找失落的精致与优雅

……

-----------------------------------------------------------------------------------------------------------

王这么:宋朝人爱音乐,爱酒,爱花,爱香气,爱美女,爱闲暇,爱每一个民间节日,兴兴头头地去踏青、观灯、赏花,想要快活地度过每一个春秋佳日……

作为宋代的流行歌曲,宋词不是整个时代的明彻写照。我不自量力地梦想着,能够通过对宋词、人、对历史的解读,将词、史、事相结合,帮读者窥见宋代 社会生活之一斑。

而最希望表达的,是宋代士大夫的风骨,他们诗酒风流背面的仁爱之心,宽袍大袖下的铁肩道义,诗酒风流也心怀天下,他们日常中的优雅。想告诉更多的人,中国人并不是一直沉陷于急功近利和粗糙,我们真切曾有过从容、风流、精致而仁爱的社会生活——虽然它也存在许多历史局限,政治缺陷,人性灰暗。


作者简介  · · · · · ·

王这么

原名王芳芳,七十年代人。考据癖,对宋朝历史文化颇有研究,有独特深入的见解与认识。行文辛辣而幽默,文采斐然,尤其对细节的精准分析颇为难得,获得大量读者喜爱。出版文化随笔《簪花的少年郎》、《万物皆有伤心处》等。


大好河山可骑驴的书评 · · · · · · 

大好河山要骑驴

风行水上 评论 大好河山可骑驴   2016-05-23 15:30:54

  这么君写了一本书叫《大好河山可骑驴》,要我来给她写个书评。我素来不擅长写书评,但她声称如果不写便要“潜规则与我”,甚至要毁我容。我一害怕就写了。这本书的封面上是个古人骑在鱼身上了。有个读者问我应该是骑在驴身上,怎么会骑在鱼身上了呢?是不是那个编辑是南方人,导致鱼、驴不分。我说可能是样的吧,但我觉得错的也很好,什么东西弄得太对、太实,也是挺乏味的一件事!
  在中国诗词的长河中我觉得没有一种动物比驴更有影响力的了。驴这个牲畜它自身有一种诗性存在,我曾经想把宋代诗词的关于驴的词条给换一下,结果整首诗或者词的光焰就熄灭掉了。比如陆放翁的“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细雨骑驴换成成细雨骑马,哎!味道不对了,那种落拓不羁的诗味就没有了。
  山水画中点景;驴是一大项,《芥子园画谱》中设有骑驴式,有图为证。

\


\


  不管是冲寒冒雪的探梅,还是寻幽访胜,驴是出行的不二选择,有的人说难道马就不行吗?资深的画师会给你回答:“因为驴子放在那里会比较舒服一点!”这里面的消息比较微妙,近乎一说便俗。前几天我看一个画论,大概是笪重光写的。一个人画了重嶂叠岭的山水之后,近景画一几株高柳。笪重光说画得不好,坏在几株柳树上。这个画家不服气,他就说山下为什么不能长柳树?这时酒菜上来了,这个画家一看蒸鱼上面洒着葱末,就把厨子喊过来骂说:“你个呆鸟!煎鱼洒葱末,蒸鱼要打葱结的。”笪就说你但知道蒸鱼不能洒葱末,怎么就不知道大山下面不能画柳树呢?对于这本书是不是写的驴与宋词的关系,我一点都不关心。所以封面上骑驴与骑鱼当然是无所谓啦!

\


  我要关心的是这本讲宋词的书写得好不好看。中国文学中诗、词、歌、赋都很早熟,跟哪吒三太子一样见风就长。钱钟书先生在《宋词选注》的前言里说:“据说古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在东宫的时候,每听到他父王在外国打胜仗的消息,就要发愁,生怕全世界都给他老子征服了,自己这样一位英雄将来没有用武之地。紧跟着伟大的诗歌创作时代而起来的诗人准有类似的感想。当然,诗歌的世界是无边无际的,不过,前人占领的疆域愈广,继承者要开拓版图,就得配备更大的人力物力,出征得愈加辽远,否则他至多是个守成之主,不能算光大前业之君。”
  诗话与词话写起来都很难,近乎于“黄胖搡年糕,出力不讨好”。市面上常用一种呆写法,逐字逐句的意淫唐诗宋词。真是让人看不下去。比如一个呆鸟他要解孟浩然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他会用这样一种解读法:“八月的湖水啊!与岸齐平。苍天倒映在碧波中,水气蒸腾岳阳城。似乎城楼也在晃动着。我想到对岸去,苦于没有舟楫。真是愧对这个伟大的盛世呀!我坐在那里可羡慕那些钓鱼的人了,但没有办法!只好两眼巴巴望着。”诗这样一解,还叫诗吗?所以读诗、读词,我的选择是注解越少越好,了解一首诗或者一词,重要的是它的背景。
  《大好河山可骑驴》说是谈宋词,其实是另外做了一篇文章。如果你想看宋词的白话文解读,我劝你千万别去买。会大呼上当的!都是些于关键的地方说些不关键的话,如王安石是苏东坡的政治对手。王安石将苏东坡整得欲仙欲死的。元丰七年苏东坡移官汝州,顺道到金陵拜访了他的政治对手。王安石穿着野服骑着驴就来了,两人执手大笑。苏东坡说恕我不恭!没有穿官服来见老宰相,王安石说礼法岂为吾辈设?后同游钟山,诗酒唱和。苏东坡在金陵游蒋山的诗中曾有:“峰多巧障日,江远欲浮天”二句,王安石感叹曰:“老夫平生作诗,无及此之二句!送走苏东坡后,王安石怅然不乐数日。对人说:“不知道还要几百年,才能有这样的人物”。不由得让人感叹如此人物,何等胸怀!再来读王安石和苏东坡的诗词歌赋,马上感觉不一样了。
  《大好河山可骑驴》是想要提供一种这样背景,有一次我问这么君说:“王安石为什么没有马骑?”。她说下野啦!降低了配给标准。然后她从宋朝的茶马互市谈起,因为缺少良马,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刺激茶马交易。马在宋代就相当于今天的重型武器坦克一样。对付打了就跑的北方游牧民族,没有好的马匹根本没有办法与对方抗衡。好不容易买回来的马匹当然是军队与政府使用,一般百姓能用匹驴骑骑就不错了。这样我才恍然大悟!本来我以为这个宋代的诗人和词人跟驴有前世不解之缘呢?
  因为这个关系,驴被刻进了宋词与宋画当中。至今仍然行走在宋词的河山当中,马和驴简直可以当成唐诗唐诗与宋词两大象征物。唐诗中有多少写马的名句啊!“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到了宋代一转为:驴背吟诗清到骨,人间别是闲勋业。云台烟阁久销沉,千载人图灞桥雪。灞桥雪。茫茫万径人踪灭。人踪灭。此时方见,乾坤空阔。骑驴老子真奇绝,肩山吟耸清寒冽。清寒冽。只缘不禁,梅花撩拨。”端的是,梅花撩拨!


站内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