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骨系列——读《林语堂作品》有感

作者:杨一鸣          发布时间:2016-12-12 18:56:37      来源:

高中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班主任最喜欢的两位学者:钱钟书和林语堂。到底有多喜欢呢,我还记得他特意为自己小孩取名为“书堂”。我毕竟是喜欢和尊敬那长者的,不免对那两位大学者产生些兴趣,于是先接触了林先生的些许皮毛。

唉毕竟是大学者,我翻着页,忽然就读到不少涨知识的文章,了解许多当时新涌现的中西词汇。其中印象最深的是“语丝”。所谓语丝文体,“我们这一班不伦不类的人借此发表不伦不类的文章与思想的东西”“办一个小小周刊,不用别人的钱,不说别人的话”“甚至于不用自己的钱”“大家要说什么都是随意,唯一的条件是大胆与诚意,或如洋绅士所高唱的所谓‘费厄泼赖’(fair play)”。而接下来我看的先生的文章,大抵就是这样的感觉。

有些文章的标题乍一看觉得很好笑:《我怎样买牙刷》、《论西装》、《论买东西》、《母猪渡河》……但并不是真如感觉一样没什么好写:说是买牙刷,去能够谈及当时广告术的日渐发达;谈到西装,自然也少不了中装,并做个比较,好好研究一番;即使是去买东西,也能提及人欲物欲,笑谈生活故事,一展文人情怀。至于母猪渡河,不知是引来的还是自编的寓言,用以褒贬人事罢。

先生早年留洋,所著文章最不乏中西之对比,分析得客观而又有主见。《中国文化之精神》一文中作者融时代背景,文化特点和个人观点为一体,使我从一个新角度去了解中国文化。本文本是作为对英人的演讲稿,然而他并没有过分恭维、夸大中华文化,反倒很客观地指出优劣:“在劣的方面,政治之贪污,社会纪律之缺乏,科学工业之落后,思想与生活方面留存极幼稚野蛮的痕迹,缺乏团体组织团体治事的本领,好敷衍不彻底之根性等。在优的方面,我们可以举出历史的悠久继长,文化的一统,美术的发达(尤其是诗词、书画、建筑、瓷器),种族上生机之强壮、耐劳、幽默、聪明,对文士之尊敬,热烈的爱好山水及一切自然景物,家庭上之亲谊,及对人生目的比较确切的认识。”而后又提到“人文主义”,讨论“中庸”……先生引中华文化以为傲,同时又有着实现改良以改变中国社会萎靡不振之现状的紧迫心情:“东方文明,余素抨击最烈,至今仍主张非根本改革国民懦弱委顿之根性,优柔寡断之风度,敷衍逶迤之哲学,而易以西方励进奋图之精神不可……东方文明,东方艺术,东方哲学,本有极优异之点,故欧洲学者,竟有对中华文化引起浪漫的崇拜,而于中国美术尤甚……中国今日政治、经济、工业、学术,无一不落人后,而举国正如醉如痴,连年战乱,不恤民艰,强邻外侮之际,且不能释然私怨,岂非亡国之征?”

最后再提一提几篇文章:《辜鸿铭》、《悼刘和珍杨德群女士》、《鲁迅之死》。把感兴趣的人当朋友,又像结识新朋友一样认识了辜鸿铭,一位身边极少人知道的贯通中西的“清末怪杰”。我以前读过鲁迅先生纪念刘和珍君的文章,如今又读到语堂先生为刘杨二人所作的悼词和后来这篇《鲁迅之死》,赞其对学生之关爱同情,羡其与鲁之相得相知。恕我笔拙写不出发自内心的敬佩。

林语堂先生,一位交接新旧贯通中西的大家。

20161212722454.jpg

学校首页 | 图书馆首页 | 兄弟院校图管会 | 阅读大视野 | 名人博客 | 联系我们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