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骨系列——读《民国奇女子—陆小曼》

作者:孙瑞雪          发布时间:2016-12-12 18:53:04      来源:

岁序不言,时光惊雪。“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说的是民国乱世里的烟云故事。自古佳人才子,不过是残照日暮的风景。江山依旧,风日静好。

大雨倾城,上海滩,是一座赋予传奇,演绎悲欢的城。无论是弥漫着旧时光的老弄堂,还是装帧得像梦境般的古建筑,或者是霓虹灯下的一片光影,甚至是黄浦江畔的一朵浪花,都是极富风情的。

她,亦只是民国画卷里,微不足道却不可缺少的一笔淡墨。民国红颜风光无限,她于浊世染缸里惊鸿照影,修身修己,活得活色生香,而又纯粹明澈。在我的心中,她是个性格招摇却又寥落孤清的的女子。她像是一树海棠,其间的妩媚妖娆,无人相争,无人可争。她又像是一株罂粟,在岁月枝头,开出明丽冷艳的花朵。她是画者,是戏子,又或者,仅仅是个女人。

她叫陆小曼,大名陆眉,徐志摩的《爱眉小札》便是围绕她所作。陆小曼,生于上海,死于上海,惊世于上海,尘封于上海。这个冰雪聪慧的女子,其人生如戏,飘忽无常,却又波澜壮阔,她外表妖媚风情,内心却芷若幽兰。青年才俊王赓为她倾倒,风流才子徐志摩为她痴狂,民国公子翁瑞年为她迷醉。

她注定不是一个甘愿平凡,清守寂寞之人。她的容颜,才情,喜好以及人生的种种境遇,都让她像烟花一般绽放,又随即如尘土般寂寞。与徐志摩的邂逅,更改了她的一生,从繁华到清冷,从奢靡到落魄,似乎只有一朵花开的时间,一个春秋的距离。可纵然一切都烟消云散,随风成尘,亦不枉她人世山水走这一遭。她这一生,为几个男人风华不尽,但是却只为了一人丢城弃甲,视死如归。

人生本是无所谓对与错的,奈何命运总是横生枝节。她经历了众人责难,流言蜚语,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让她以命相聘的男子——徐志摩。新婚燕尔,郎情妾意,徐志摩用诗编织了一段如梦似幻的时光,他和她住在硖石的两层宅院,恍若世外桃园,每日忘耕废织,只知谈情说爱。然好景不长,几年之后,徐志摩因飞机失事而离世。之后的陆小曼,深居简出,素衣清颜,仿若一夜间已是美人迟暮。她不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女子,她不在乎世俗的流言蜚语,为守心中纯洁美好的爱情,她坚决不改嫁翁瑞年,只是与他平凡相守。日日躺在床榻上,同食鸦片,于吞云吐雾之中,看浮沉世事,聚散人生。

她终究是孤独的,她离不开阿芙蓉,最终,她远离了尘世。她的远去,带走了妖媚风情,也带走了芙蓉花香。她说,时光如雨,我们都是在雨天行走的人,找到属于自己的伞,再继续向前走,一直走到风停雨住,美好晴天。她叫陆小曼,她找到了属于她的伞,只是那伞不等晴天,便与她分道扬镳,其实非伞无情,它也想护她周全,奈何天意弄人。

赵清阁曾回忆中年时期的陆小曼:“她毫未修饰,这说明了她的心境。但她依然是美丽的,宛若一朵幽兰,幽静而超然地藏匿在深谷中。”

我未曾想到,这个名动京师,风靡上海的名媛惊叹如此素净端雅,不施粉黛。兰草性温和,纵然是开到繁花满枝,也依然清淡洁净。陆小曼也是这样,纷纷来去,华丽登场,却又始终安然处世,临水照影,只做自己。我又想到了《红楼梦》之中的群芳之冠薛宝钗。她们俩相似,都是有气场,倾众生的女子,都无须脂粉装点,华服衬托,也能风采奕奕,姿态万千。

顾城说:“我的心,是一座城,一座最小的城。”这座城,微小而辽阔,小得只能住下一个人,也大到可以装下一个世界。这座城,装得下热闹与寂寞,也装得下欢悦和悲伤。陆小曼的城中住进了一个名叫徐志摩的男子,今生今世也未曾更改。我不求在最美的年华,遇见最对的人,只愿在有生之年,能与他得以相逢,然后能相知相伴,携手终老。我希望,每个人在缘分来临的时候,在对的人到来的时候,让他住进你的心里,再不离开。

民国世界,简短如梦,却气象恢弘。硝烟乱世,却有许许多多的旷世情缘。每个人,都是一株花木,都是一册闲书,都是一道风景。人生到底是一场修行,修行中会遇到的种种的人,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陆小曼这一生,百媚千红,悲欢喜乐都被她经历过,到底值得,到底无憾。而我们的人生,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前方会遇见什么,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罢了。

 

                                                                                               2016.11.18晚有感而发

20161212625015.jpg


 


学校首页 | 图书馆首页 | 兄弟院校图管会 | 阅读大视野 | 名人博客 | 联系我们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