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历史拐角处的印痕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4-01 13:53:54      来源:

一场接一场的战争就如一场接一场的暴雨。或许我们过于关注暴雨击打地面时溅起的泥沙,却忽略了如剑一般的雨线削落的满地残红。虽然那些狂暴的雨水终将汇入泥土,但对于被它淋湿的万物来说,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留下的都是难以消磨的印痕。

光阴流转至今,当我们驻足在历史长河的一隅时,已无法望穿过往战乱的缕缕秋水,但那流水拍击岩石的回音却始终在世间回荡······
战争的回音是遥远的羌笛曲调,从渺远的钟楼上,寄予在大雪纷飞中,飘来不尽的哀婉。 世间从不会有毫无缘由的战争,同时,每一场战争也都不会毫无因果的戛然而止。当一连串战争的脚步踏得平静祥和的街道尘土飞扬时,我们为其惨烈、悲壮的画面而扼腕,更为每一段烽火背后的故事而感叹。每一次的战火纷飞都伴随着无法预料的伤亡,无论规模,生命总是难以衡量的。而我们真正去评价,去认识战争时,都必须看到那层面纱下隐藏的故事。因此,我们感叹玄武事变,宫门内的权深似海;因此,我们叹息安史之乱,马嵬坡的生离死别;因此,我们感伤清蒙之争,和硕公主的身不由己······
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杜甫有言:“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我们可以想象战争给芸芸众生带来的痛苦,所以无数次发问“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却得到无数次异口同声地回答“和平!”这是难以辩别的谎言。“和平”难道一定是鲜血浇灌来的么?《战争回声》中,郭辉也在垂问为什么,为什么耶路撒冷这个在希伯来语中意味着“和平之城”的古都却年年饱受战火的摧残。人们渴望的无非是一场和平,但没有永恒的和平。历史往往是因为被一场战争绊倒才开始慢慢地转弯,虽然转弯的方向无疑是一种稳定,但他转向怎样的稳定,往往取决于那场战争的性质。或许是一种长期的安居乐业,或是一种短暂的时代压抑······
战争的回音是凄冷的月光下深深回拨的和弦,无论音符怎样的飞舞,都难以逾越那份约定俗成的五线谱。但这是历史的宿命,还是通向和平的阶梯?
人类曾经的战争,多如浩瀚夜空中漫天的星斗,虽然他们不是每一颗都能决定历史,但无疑的是他们每一颗都将给历史的天空留下一道印痕。这些印痕中载满生命的深邃与重量。而正因如此,我们无法忘记,也不能忘记,或许一场场战争都在追求和平,或许和平也正如那句比喻:“血河中盛放的莲花”,也或许正是一场场战争才提醒我们和平是如何的宝贵。
如今,时代的光轮转到了此处,我们心中充满和平的渴望,但同时《战争回声》也提醒我们,虽然无数的战争慢慢地沉入历史深处,但还有无数的战争在悄然酝酿。格局如此,历史的轮回和规律亦是如此。
我们无法忘记战争,也不能忘记,因为它们正在或将要改变世界的版图和人类的心灵,很多重大的命运与它相连,它会是夕阳里响起的惊世钟声;会是一个时代的悲剧范本;会是一个国家最后的挽歌。如果给它一个描述,我会从它在历史长河中弥留至今的颤音中听到:历史拐角处的印痕。

学校首页 | 图书馆首页 | 兄弟院校图管会 | 阅读大视野 | 名人博客 | 联系我们 | 回到顶部